---------!!!!!!!!!!!!!!!!-----------------
检测到您正在使用IE9或更低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站,为了您的阅读体验,本站推荐您使用Chrome浏览器 或者Firefox浏览器 对本站进行访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我的室友之C4-226

#写在前边
照例写一些我的室友们
因为种种原因,相处两年的室友分别了。想了一想,室友的感情深浅与否暂且不谈,只说相处时间,就足够为他们写一点什么东西了。这也是我之前为何要写下我对高中时代所有室友评价的原因。这个post(之所以用这个post的称号,觉得自己的东西实在不敢妄加文章二字,想来这个英文单词含蓄而高大上,必是很合适了)

#Whc

##故事
我的对铺,所以先说。
犹记得最初见到他时他的样子,感觉两年来他仍然没有太大变化。两年前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神采奕奕,头梳得很亮,虽然。长得个子不高,但是已经显示出成熟来。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他和wyl都是一口普通话,让我这个异乡人很亲近,因为毕竟这总好过河南话了。之后发现其实他的河南话说得很醇厚啊,打电话的时候说河南话,电话挂掉之后,三秒钟之内立刻转为普通话。经过后来的接触,发现他其实也是人小鬼大,我一直觉得小个子的都很聪明,从小学就是这样,所谓浓缩了的精华,的确他也确实是个很精明的人,他确实很少会让自己吃亏,但是他的精明仍然是可爱的,至少不会让人讨厌。
说起来和他相处两年里印象深刻的事情,莫过于他在宿舍里面和女生上网聊天了,说来确实,他是那种挺能招惹女生喜欢的类型,尽管他自己不觉得。在我看来,他上网好多时间都是拿来上qq聊天的,且不说聊天的对象是男是女,只从这一点上至少能够看出来与我的不同,他很少游戏,也找了个理由,宿舍网络不佳,如果他玩的话,一定是穿越火线,他是那种很稳重的人,你可能在平时看到他骂骂咧咧地说“这个老师很贱,草”,理由是老师留的作业太多了。他也可能会骂街,因为一点点的小事,但是你很难看到他在玩游戏的时候投入进入大呼小叫,很难看到他在看电影的时候惊呼,你不能说他不投入,只能说他太淡定。他上网聊天,大多数时候是打字的,遇到宿舍里只有他自己或者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的时候他有时会开语音,这可能也是对我的一种信任吧!于是当他开语音的时候也是他很快乐的时候,和女生开玩笑,说一些笑话等等统统不在话下,有一次竟然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当时觉得挺没意思的,你们聊天就聊呗,干嘛把我也拉进来呢?于是只好和他打马虎眼,不过事后想来还是很有趣的。
不过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保持着一个距离,比如尽管我们在宿舍里面比较要好,但是我们几乎从来不一起去吃饭,一起去上课等,因为我们确有不同,一个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尽管个子不高,但是走起路来真比我走得快!吃饭吃得和我差不多,甚至好多时候比我吃得多,但是却比我吃得快,总之当我越来越习惯慢节奏的时候,他则恰恰相反。于是,我们达成了这样一种默契,在我看来这很好。
其实如果按照我父母的那些评判人的标准来说,他也算是个老实人,而且可能比我还要老实。有一次,我在手机上打出了“肏”这个字,然后我惊讶了,我心想这么不和谐的字竟然也能够出现在输入法中,于是认为是我的谷歌输入法的原因,于是问他你的手机能打出来这个字吗?(我知道他手机装的肯定不是谷歌输入法)他看了看,竟然问我这是什么字,而我又很不愿意说出来那个字,一是因为实在不敢相信他竟然不认识这个字,二是我觉得从我口中说出来怪别扭的,经过确认之后才明白人家真的不认识这个字。经过这件事的结论是这小子没看过刘备(黄书),这个不是装的。(说到称谓上,额外多说两句,他总是称呼其他不具姓名的人为孩儿,有一次他依然称呼某人为孩儿,我问他那人男的女的,他回答孩儿当然是男的了,我们又几经讨论,得出结论,我以前没有意识到称呼男的为孩儿,称呼女的为妞儿。)
的确,和他在一个宿舍里总是能够找到很多可以争辩的东西,最后胜负各半,我占不到便宜。而争论的东西很多是来自于当天的新闻,我本来也自认为会看新闻的,但是和他争辩却真占不了便宜。而他看新闻的渠道,也大多来自于腾讯,好多是腾讯的qq弹窗,前不久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他和lhq两个人都念出来某个雷人新闻的标题,然后惊愕一番,那个时候我正在床上躺着刷微博,在他们读完新闻标题之后大概三十秒之内,我也刷到了那条新闻。而我只觉得那是很无聊的新闻。
这几天内怎么见到他,在图书馆见过几次,很礼貌地打了招呼,之后就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去了。

##结局猜想:
有一次我们谈论起洛阳要建设地铁的新闻,之后我搜索了那条新闻,发现是在十年内建成,于是我感叹我们是赶不上了,他告诉我说,不要带上我。我还没醒悟,他解释,我有可能以后留在洛阳。

#Wyl

##故事
还是先从大一刚来开始说起,当时刚来的时候他和whc在宿舍里,没有lhq,之后我们和我的父母一起去吃饭,他的话很多,很会说话,但是从那时起就已经表露出他家里面经济条件的问题,在言谈中向我们诉苦,不过我们也都能理解。他也的确是个要强的人,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外人总是能够看到他很风光的一面,以至于之后我的父母谈到我的宿舍情况,也总夸赞他的精明。
宿舍里面的很多事情其实他是牵头的,比如去年夏天的买西瓜,比如平时偶尔地出去吃吃饭租饮水机,大体上也都是他提倡的。我们这个宿舍很有意思,每两个人可能都不是太和得来,但是四个人在一起就挺和谐了。
当然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好,挂科严重,他也是平时不学,复习也不复习。最后只好抄抄别人的,不过人各有志,其他方面真的也挺让我羡慕,比如做做兼职挣钱,比如寒假工招工一个人挣了好几千代理费,当然这说明他的人缘还是不错的,需要向他学习啊!与我之前接触过的若干人相处,他还是很实在的,尽管看上去很好面子,很好强!他会好好地陪媳妇,会在不愉快的时候骂街,会在扣扣空间上发各种他最近的状况,他会用洛阳话和他的媳妇,他的兄弟们聊天,想来也是很有趣的。当然挂科挂的太多,精力几乎没有用到学习上也是很大的问题。所以他有了去当兵的想法,于是又开始忙活那个。
他做事认真,对待我们这几个室友很真诚,快分宿舍前,他给我找了个兼职工作,在学校里发传单,贴小广告,于是几乎没有做过兼职的我去了,参加了这次有趣的兼职,晚上去发小广告的时候,他和他媳妇是一组的,我和wwh是一组的,于是发小广告也不再寂寞,发广告也成了一件有趣的事,做贼一样贴小广告,他媳妇去放哨,如今想来,好不痛快啊!那种做贼的感觉其实很爽的!
当然,其实我们还是很不一样的,我是更偏向斯文一点的,或者说假正经。而他,则是口直心快,想说啥说啥,他人缘交际广,我屈居自己的小圈子里。所以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之间需要其他人的粘合,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不太情愿和他一起走路,因为没的什么共同语言。当然这个时候我会乐于当个倾听者,他呢?也很享受说话的快乐,或者说主动聊天的滋味。
当然平时他很晚回到宿舍,周五周六回家,实际上我们交流的并不算很多,大多数时候是宿舍里三个人,很少有能四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当然,其实即使聚在一起,好多时候还不是大家一人一个电脑盯着屏幕看嘛!说到 电脑,他上网很简单,大多数时候是看电影,上qq,上淘宝,看二手,找兼职。他喜欢摩托车,所以也经常会上赶集五八同城之类的二手交易网站看看,有的时候还会让我们给他做个参考,这个时候往往很可爱喽!喜欢上空间的他在空间上说话往往没有限制,也因此闹出了笑话。他的媳妇看到他某条说说上写着去和女生看电影了,而显然不是她。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于是他解释了老半天,丑相百出之后,终于和好了。而说到他的媳妇,倒是可以说一说的,他的媳妇有点胖,其他的并不能描述,因为确实有些大众脸,性格还是不错的,和whc一样是平顶山的,于是当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会拿此事来调侃。那次去贴传单,他和她媳妇一起走,竟然没有认出他媳妇,要知道在那之前我们可是见过很多面在餐桌前的。他们两个偶尔吵架,我也因此觉得搞对象很麻烦,当然,麻烦虽是麻烦,但人家结果还是很甜蜜的,上学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各自去过对方的家里,认识了对方的家长,而wyl能找到这样的媳妇,我也很替他高兴喽。只不过,他媳妇两年学制,所以这个时候已经毕业了,而她呢,则还有两年的学业需要完成,漫漫的两年,说来对他也算难熬。看他的坚贞,恐怕也不会在日后的两年里再找他人,可是漫漫长夜,荷尔蒙旺盛啊。。。。

##结局猜想
也许他会去当兵,也许他会在学校里再寂寞的呆上两年,也许还有第三种,第四种选择,但是我想,根据他的性格,他的生活都会是很精彩的。一个从大一开始就很少向父母要钱的人,能差到哪里去呢?前途还是很光明的,只是并不在自动化上面。

#Lhq

##故事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件很low的tshirt,有点让人不太敢相信他从广东而来。不过我们往往会盲人摸象,往往会以貌取人,当时我看他的样子,也许就像当年wd看我一样吧!不过随着之后的深入交流,发现他确实是深藏不露的。
首先,第一个要说的就是他会跳机械舞,当时军训之前开过个会,由我们小辅导员支持,而当他问大家有什么才艺的时候,他站起来,说他会poppin,于是我也吓呆了。现在想来真的很有趣,一个大神在你旁边坐着你却浑然不知。于是当他跳舞时也确实觉得他有两把刷子,只是因为我对此不太懂,也不晓得好在哪里。前不久在油管上下了段舞蹈视频,号称是一个国际大赛,是油管搜索poppin的前两位搜索结果。自己看完,又给他看,然后跟他说感觉他们跳得和你跳得也差不多啊!他大笑,告诉我差多了。
其实提到他,能说的还是很多的。比如他总是刻薄地指出我的不是来,这让人十分不爽。他会告诉我我起床动静太大了影响到他睡觉了,他会说我没有及时扫地,没有及时倒垃圾等等,当然他说的又往往都是对的。这也让我不能反驳。我们的分歧在我看来倒像是作息习惯的问题,周末往往我起床之后玩上几个小时电脑之后他还没有起床,让人很不爽,我是个很粗旷的人,于是就有了动静。当然忠言逆耳利于行,可是毕竟还是逆耳的,真的很反感。
当然受他的影响,我也弄了个贴吧借书活动,虽然最后效果不太好,但是这个事的确是受到他的影响而做的。他也在网上买了好多书,不过和我看的类型差的太多了,他买的主要是一些侦探推理小说,也是他就是好这个吧,无聊的时候他会看柯南的动画片,两年来目睹过他看过多次,可是这七百多集的动画片他什么时候能追上节奏呢?当然他知道我也喜欢看柯南,于是偶尔我们也会在一起讨论一下关于柯南的东西。
他来上学之后,问我们玩不玩微博,我并不愿意告诉他,因为我不太情愿把一个比较丰富的自己暴露在室友面前,但是他恰好问了,而其他两个人又恰好回答不玩的,于是我也就顺理成章地含糊说了类似不玩的话,后来,去他电脑旁,大一的时候时常能够看见他屏幕上展示的微博首页,但是到了大二,没有了,大多数时候是LOL,电影,柯南。。因为看过他的电脑屏幕,所以能够记得他的微博名,于是那次无聊搜了搜,果然搜到了他的微博,发现他发的内容对我也挺无聊的,大多数时候是转的,好多关于舞蹈的,粉丝三百多。有时候并不愿意其他身边的人关注我,原因之一是我不感兴趣却不好意思不互粉。
关于这次调整宿舍,我其实一直想着我们宿舍可以不动,但是事实上他是最先动摇的,他已经给自己选择了最合适的室友和宿舍,室友是他的三个好机油,宿舍就是我们原来的宿舍,于是我就好像是被轰出去一样离开了C4-226,于是当调整完宿舍之后我被分到了斜对门的宿舍,每次就由于惯性总有一种走到原宿舍的冲动。

##结局猜想
他说他会回到广东,这个我相信,他的确适合广东。

#写在最后
从高中的室友写到大学,唉,其实写他们也是在写我自己。C4_226的这四个人,其实都是农民的儿子,都很实在,都很简单。即使有的时候,因为某些事情发生矛盾,也很快能够解决。总体来说这个宿舍是我上学以来住的最舒服的一个宿舍了,几乎没有过问题,共同语言也很多,相对于初高中很不错了,当然,已经分别,曾经在大家还一起住的时候我曾经想如果分别了是否会关系如故,我觉得不会了,因为我们的关系其实是建立在宿舍之上的,没了宿舍,根基都没了,不过这也只是我的判断。
整个post从最初写下到今天完成,历时二十余天,大部分是在手机上写下的。无聊的时候就打几个字,这样停停起起,终于完成了,看了看有四千余字,聊以自慰吧。。

Written with StackEdit.

「喜欢,就赞一个呗!(:3 」∠)_ ( ̄y▽ ̄)~*」
「鼓励我写出更好的文字」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