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家驹廿七载

我是很喜欢写文字的,在我看來,写作的过程,就是一个与当前的自己对话的过程。而阅读自己以往文字的过程,就是一个与过去的自己对话的过程。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多少次,当我想要就某个话题展开讨论的时候,当我直接在我的归档博文里搜索相应的关键字,搜索结果里提示很多条以往的文字,都会让我心情愉悦,彷佛是在告诉我,过去的积累有了回报,我现在可以拿来就用,即便不能拿来就用,也可以看看过去的自己的思想,是幼稚可笑呢?还是睿智超群呢?

早在五年以前,我就写过《给六个人写博客—-独立博客一周年记》 ,就是来记述博客写作的一些感受,时至今日,我甚至觉得我完全不care我有多少受众了,我完全可以说给我写博客是写给我自己看的。

但是,博客是给我自己写的,却还有一些比较功利的文字,我是希望能够让更多人看到的,我是有期待的。其实越是大众的话题,我的期待就越高。而越是小众的话题,我越没有期待。通常来说,如果我在回忆我自己的往事,比如见过的人,吃过的美食,那多半我是没有期待的,我只希望将来的自己觉得喜欢。相对而言,如果是一篇观后感,或者是一篇旅行游记,我是期待更多人给我点赞,给我鼓励的。然而,往往即便是这样的文字,想要获得更多的反馈,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我自己也是一个很懒的人,我希望得到更多的认同,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看到我的文字,但是我却并不愿意对这些文字进行太多的装饰,比如加入几张配图,或者弄一个更好的排版。我也不愿意把我的文字多发布到多个不同的内容创作平台,即便这个活可能也只是复制粘贴的事情,但是我也因为太懒而不愿意做太多。我也不太想去迎合,就像是之前在另外一篇博客中曾经提到的:

我又重新写博客,重新写一些属于自己内心的东西,当然即使是在博客上仍然有巴结,但这个时候更多的是迎合市场,人们想要什么样的内容,我就努力分享什么样的内容,我现在互联网分享精神的旗帜之下,与之前说的是不同的,在博客上,我仍然有一定比例的博文是在说自己的生活,对此,我很满意。

所以,我现在也会写一些功利的文字,希望这些文字,能够给我带来更多粉丝,当然,这些功利的文字,对我自己而言也并非全无好处。至少能够帮助我梳理过往的知识,让他们更加系统。

事实上,我其实是很在乎写作的。这两年我不是没有尝试过放弃写作,我也不是不知道我自己写作水平并没有多高。我也试着跟很多人那样,利用空余时间,玩玩游戏,可是我对游戏确实没有太大兴趣。相比之下,我更享受文字给我带来的快乐。我每年到了年底的时候,都会去翻看一下自己的博文,看了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写了多少东西,也借此回忆过往的一年。这样的经历,虽然不会让我有大的长进,但也总能让我冷静下来,想到自己正在创造历史,也依然是我几年以前就说过的话:

记录下来的就是一段个人的历史。而如果这个人足够伟大,那么它甚至有可能与这个国家的历史紧密联系,成为国家史的一部分。

现在我有了老婆,我有个愿望,希望能够给她写101封信,这101的数字梗是抄袭自马云。我希望从这101封信,可以见证我们两个人的婚姻,见证我们的历史。以后我也可能会有孩子,在我的101封信里,我也幻想着有关于孩子的内容,我也能够在信里见证孩子的成长,这些都是我的期盼。

写博客,说心里话的过程让我感到自由。自由又让我想到了家驹,这些年过去了,家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渐渐淡了,也许他在我心目中最高大的时候,便是我最中二的时候,那时候,无比信仰自由,无比信仰海阔天空,如今却总是被妻子亦或者家庭约束着,她们告诫我说不要整天想着自由,尤其是你有了孩子,上有老下有小,谈何自由。我认为或许自由是个由我们自己定义的概念,无论生活如何,总还是要追求自由的。之前在别了家驹廿二载 一文中已经聊过很多,我也一直认为自己做得不错,即便可能在父母眼中,我有些难以理解,有些轴。我想,即便是以后,我有了孩子,也不会把孩子作为我的优先级最高的人,我也不会把ta作为我的微信头像,我也依然首先是我自己。

希望自己不打脸,希望自己总能保持一颗中二的心,希望自己总能在博文里说说心里话,希望自己总能创造更多精彩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