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家驹廿二载

#前面

我在别了家驹二十载 这篇两年前的blog里面这样说过:

去年的我,那个时候,写了别了家驹十九载,今年我写别了家驹二十载,以后还会写二十一载,二十二载,很多东西是被升华了的,这种升华全因为某种潜移默化的力量,当这种对于歌曲的感情,对于人的感情被升华的时候,我们也许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家驹,但是不要紧,我们已然升华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指引着我们,给我们更多的勇气。

于是我来实现我自己当初的承诺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个系列能够继续写下去。

上一篇《别了家驹廿一载》

关于,这次我想要说的东西,我想了很久,并不清楚我想要写什么,感觉想说的话,适合公开说的话,过去的三年里,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但,总觉得应该有个交代。

所以,也就终于有了这篇文章。

#谈自由

我以前说过,我最早听Beyond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极少接触到摇滚乐,直到有一天,我去了亲戚家,亲戚家里在放录像带,正是Beyong的一场演唱会的live,于是,被深深地震撼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山区里的孩子,突然被陌生人带到了繁华的北京城。这种震撼,不仅仅是在音乐上的,也是在思想和精神上的,那时候,我突然朦胧地意识到,我并不了解的世界还大着呢!这个世界还有太多未知的东西等待着我去发现,我不应该仅仅困在这样一个村子里,而应该力争多走走,多看看。正像是那首歌唱得那样: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的确如此,可以说,自从自从听到了Beyond之后,我自己内心变得更加自由了。这种变化,即使是后来我看到那本,封面上写着“多一个人看,多一个人获得自由”的1984,也从来没有感受过那么大的心理震撼。就像我之前说的,这是一个山区孩子进北京的感觉,是一种开辟新天地的感觉。有什么,能够比开辟新天地意义更大的呢?

后来我听着《海阔天空》这首歌,到镇里面上了初中,过了三年到县城里上了高中 ,又过了三年,来到现在这个城市上大学,一路相伴,我的视野,我的心变得越来越大,但是真得越来越自由了吗?

未必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的确靠着那样一种希望获得自由之信念,突破了地理上的限制,走得离家越来越远了。与此同时,我也的确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越来越多的书,,学到了越来越多的知识,越来越明白,世界还很大,还很大,就像个无底洞那样大。但是给了我启蒙的,正是Beyond,正是家驹。只是,除此之外,我也发现,我失去了很多东西,而那些东西,也随着时间再不会回来。

我有几个发小,曾经关系要好,现在他们在村子里面工作,有的已经自己创业开办了工厂,有房有车有媳妇。有的虽然是给别人打工,但是也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生活也还很和美。我们如今见面,也不过是说一些肤浅的话,冠冕堂皇的话,再没有了曾经的互吐真情。我明白,我们之间,隔着很多层纱,是不容易交流的,只能这样做酒肉朋友,不触碰那层层纱,不然,对大家都不好。

家里面,父母身边只有我的妹妹。母亲曾经跟我的老叔讲过,即便是孩子上学上到了大学,以后不还是不在身边,就算他以后有了发展,我们却也未必能常常见面,这还不如那些没有供应孩子上大学的父母,可以时时将孩子放在身边。母亲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我也知道,她并不后悔,只是说说罢了。如果给她第二次选择,她还是会希望我能够考上大学的。只是我,听了那样的话,终于还是觉得,有愧二老了。

青春里面的很多事情,我并没有体验,恐怕就即将逝去。高中的时候,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姑且称她为梅吧。那个时候,即便是坐在第一桌的我,也会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地回头瞄坐在另外一列最后一桌的梅。那个时候,即便是和梅说上几句话,也会使我激动不已。然而,我始终觉得,对于那个时候的我而言,高考更加重要。于是,便将这事隐藏了一年多,直到毕业也终于没有向她坦白。我崇尚理智,我细心地规划我自己,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到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但结果,好像又总是会错过一些事,直到如今,我也没有再遇到梅那样的女孩。

我不停地在追寻着我认为的自由,然后却发现,我自己的自由更像是自私,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却从未想念别人。我不停地追寻我认为的自由,然后却发现,我自认为的自由,远没有很多人来得洒脱,人家会不顾后果地哭过爱过,我却是在斟酌斟酌中错失机遇。

最近,看过一本书《皮囊》,里面有个故事,也让我再次审视自由的定义。蔡是本书的作者,大学时的蔡精心地规划着大学的生活,而他的一位室友厚朴则在过着挥霍青春的生活,蔡和厚朴反差极大,却是要好的朋友。蔡几次想劝厚朴理智点,过正常的生活,但都没有说出口。最终的结局是,蔡去了北京,后来成了畅销书作家。而厚朴,在家乡的村子里自杀了。

我读到这个故事之后,写下了这样的评语: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有些人挥霍青春,说青春稍纵即逝,他们是感性的,有些人,就像是这本书里面的我,细心地规划着自己的人生,他们是理性的。自由未必是感性的,也未必是理性的,自由是突破现在的局面,不断的探索,在我看来,有些每天打游戏的孩子们,他们视青春稍纵即逝好,享受青春,其实不过是在重复,如果自由有什么定义,那就是海阔天空,永不重复,从这个意义上说,作者先在小镇,后去小城,后来经过自己的拼搏而进入北京,无疑是相对于那个故事的主人公厚朴更加自由的。

最近不是有段在微博上很火的来自富兰克林的话吗?

有些人25岁就死了,但是要75岁才被埋葬

如果我们一直重复着过去的生活,那么就真的是在25岁就死掉了。如果我们能够凭借着自由之精神,不重复少重复,我觉得这才是我的生活追求。只是,这样的追求,总是会有很多的代价的,就像是那每一枚硬币的两面。而我们要做的,可能是如何将利害更好地平衡。我们从来也不是脱俗的僧人,亦或者是《月亮和六便士》里面的画家,我们只是社会人,普通的社会人罢了。而作为社会人,从来都不应该是只考虑自己的,那样太过自私。人也从来不应该只考虑事业或者情感,那样同样太自私。自由从来不是极端的,需要平衡。

所以,写到这里,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要用两党制。因为一边是民主,一边是共和,需要check and balance。而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心中也有两个党,可能是理智和感性这两党,也可能是事业和家庭这两党,我们同样需要,不停地,check ,check ,balance。但是,即便如此,每个人,也根据自己的不同有所偏倚,就像是我自己,我仍然视理性高于感性,视事业高于家庭。

但是,也请记住: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