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检测到您正在使用IE9或更低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站,为了您的阅读体验,本站推荐您使用Chrome浏览器 或者Firefox浏览器 对本站进行访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关于X君的那些事

(1)

手机重置之后,又要重新安装各种应用,并没有安装QQ,过了将近一个月之后,才终于想起来安装个QQ,想要看看是否有朋友在那上面找我,也想看看其他人的空间动态。

打开装好后的QQ,发现这个虚拟世界似乎并没有多少不同,直到我打开我大学班级群消息,看到X君发了那条他在简书写的文章链接,我才发现,虚拟的世界并没有改变,真实的世界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2)

X君和W君关系不错,而我又和W君关系要好,但是 ,我和X君却在最近少有交流。上一次得知X君的消息是在回家的火车上,听到W君说起X君正在某IOS培训班学习,我曾经也是动过去培训班的心的,多少对培训班有一些了解,知道这里面水很深,知道X君是一个大众眼中的“老实人”,还是很担忧他会被坑被骗的,尤其是听说到W君讲起X君的经历,去某公司面试,结果没有面试成功,却被告知经过培训之后就能够上岗。然后,当我通过他发在QQ群里面的链接找到他的简书主页的时候,我的担忧似乎可以抹去了。

我现在当然忘记了和X君的第一次见面,在模糊的记忆之中,我想起来两三个场景,其一是在从学校一食堂吃过饭之后,回宿舍的路上,我和室友几人遇见了那个微笑着的X君,他主动向我们打招呼,还能够叫出来我们几个人的名字,当时我对此人完全没有印象,在他离去之后问室友那人是谁,室友中倒是有人知道他,提到了他就是X君,那大概是我对他的最初印象。另外的一个场景更加清晰,在后来成立的新的班级的班委竞选之中,X君第一个上台发表竞选演说,然而又由于他内向的性格,不善言辞的表现,使得这个演说看起来十分拙劣,演说结束之后有一个同学提问环节,我还向他提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让他有些尴尬。这个班长竞选的结果是,X君在班长竞选之中只得到了一票,而那一票,就是我投的。

我后来时常会想起来这次班委竞选,想起来我投给X君的那一票。坦白讲,当我投出那一票时,并不是因为我真的从他的竞选演说之中看出来了他有成为班长的能力,反而是觉得第一个上台表现很是勇敢,而我又恰恰在人家发表演说之后提出了一个略显尴尬的问题,心中又多少有些愧疚,也觉得他是需要鼓励的。

(3)

当班委竞选这件事之后,大学生活恢复了平静,我们又有了很多的交集,我们都是青联的成员,我又成为了负责我们班青联成员的小组长,因此我成了他的半个领导,回想起大一在青联的那段时光,的确发现在整个班里,他的确是参加青联活动最积极的一个,仅次于我。12月份的那个青联的晚会,学长要求我们班出一个节目,当时我作为负责人考虑到我们班这几个伙计,唱歌跳舞的本事都没有,最多也就是演个小品了。此时我和W君已经很是要好了,W君主动请缨,自己写了个小品脚本,拿过来给我看,我自己觉得不错,又和其他人商量了一番,决定要照这个小品脚本来演,于是几个人利用中午和下午不上课的时间排练这个小品,无论效果还是笑果都并不理想,这个时候,X君主动站出来,在某个中午,将他自己打印好的一个网络上其他高校表演过的小品剧本拿给我看,想要让我换成他手里拿的这个小品。我很是犹豫,觉得W君写的那个小品已经排练了几天了,大家刚刚进入状态,距离正式演出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这时候更换剧本很不稳妥。这时候,却又显出了X君的执拗和果敢 ,后来再次排练的时候,他索性就没有出现,用行动告诉我,如果不演出他的小品,他自己就也不上了。没有办法,后来,我们几个人又开了一个小会,最终还是把要表演的节目换成了他的小品。

那个晚会上的那个小品,大概是我大学时代第一次登台表演,另外的一次印象很深的表演是代表传统文化协会来了一个《将进酒》的诗朗诵,后来有朋友告诉我,学校微博协会发微博说我这激情澎湃的诗朗诵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了,还给我看了我那诗朗诵的图片,的确是有那么一个时刻,因为要尽力把声音太高,一只脚也跟着抬了起来。我将这两次表演联系在一起,可以说,X君的确给我了几分勇气,在这些关于表现和表演的场合。

(4)

X君的确是个惜字如金的人,但是却在网络世界里异常活跃。在我认识他的不久之后,他便向我吐露了他的几个爱好,包括喜欢玩电脑游戏,包括《魔兽世界》《红色警戒》等等,我我后来为了和X君搭上话,有一次看到魔兽世界将拍摄电影的新闻,便在一次聊天之中有意无意地向他陈述,然而,作为一个魔兽粉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种事情,于是只是非常淡定地回答我,「知道了」。还有一次,我逛贴吧的时候,看到红色警戒有一个版本很有意思,就下载下来试玩了,他来到我寝室找我室友,却意外地看到我在玩红警,便拿来U盘,跟我说,把安装包拷贝给他,我当然很乐意地同意了。

X君的爱好大概都与电脑有关系,如果根据我以前对于宅男的定义来说,他如果再追追偶像看看日本小电影,那么就是标准的宅男了,所以他还不够标准。我第一次有一种意识,他和我在性格上有那么几分相像,是因为看到了他将自己的博客地址公开给我们,我打开他那个博客,看到高中时候的那个X君记录下的那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看到一个迷茫的青年是怎样在自己的路途上前行的,我也看到我自己的些许影子,毕竟我也是从10年开始在新浪博客上写博客,尽管很少有人光顾。因为这样的原因,总是觉得很亲近,但他虽然给我看过他的博客,我却从来也未曾向他展示过我的博客。在我看来,我觉得我的微博,博客,贴吧这些网络用品都是面向公众的,但又不面向身边人。而他则显然不同,他尽管言语上少了几分嚣张,显出几分木纳,但是却又总是活跃在网络世界里。向我们倾诉他仿佛孤独的内心。

当时我们的宿舍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便常常会去他宿舍转转,扯一扯皮,他又总是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几乎连看都不看我几眼,所谓的扯皮,也往往是我的话多一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X君则是像个相声里捧哏的,在那里「嗯啊这是」,然而那时候我也并不在乎,因为青联里的一些事情还总是会找到他,便因此更会时常去他宿舍。

当我后来回想起来时,觉得在整个班级里,他可能是给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尽管他甚至从来就没有直接地告诉你,WHAT ,HOW。那次排小品让我在表演方面有了些许自信,也让我有了一些所谓的「领导力」,然而当我从大学行将结束的视角看过去,我认为比起其他的事情,那依然不算什么了。

(5)

X君在大一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买了一部单反相机。当时的我,同时还是青联宣传部的一名干事,由于需要拍摄照片的需要,便常常要到他那里借相机。他在这方面又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总是有借必给。大一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说,他要拍摄一部微电影,那个时候,微电影还比较火,当然并不及现在的PAPI酱火了,他并不是一时兴起,很重要的原因是,当然学校里的确有那样一个微电影的比赛。然而,班上众人显然并没有他那么热情,听说他要拍电影,又没有其他人的剧本,就很自然地将这样一个任务交给了他。

当时他是那个微电影的导演和编剧,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全班同学收到了他那一个微电影的剧本电子档,我饶有兴致地打开这个剧本来看,发现这个电影的情节并不复杂,讲的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大一新生,在同班同学们的鼓励下变得乐观开朗去除抑郁的故事。因为他个人内向寡言的性格,我当时甚至怀疑他剧本中所写的主人公,也许就是他自己。然而,我并没有去求证,觉得那是一件很无用的事情。

他将剧本发给我们,我的确看了。但我并不确定的是,班里面究竟有多少人看过他那个仿佛个人

自传式的剧本。然而甭管看过与否,我们都默许了这个剧本,将是我们需要的微电影。后来,有一天的中午,好像我正在睡午觉,就被来我宿舍的W君叫醒,然后他笑着跟我讲「X君要咱们去拍电影喽」,我暗自责怪W君侵扰了我的美梦,但又明白这显然并不是他的错,便随同他一同来到我们学校对面的那个学校。

我至今记得拍摄微电影那一天的一些片段,比如女主人公C女和女二号L女坐在长椅上,斜挎着身子,好给X君一个恰当的拍摄角度,她们在长椅上坐着说着该说的台词,酱油瓶D君站在一旁傻笑。后来,C女和D君从大二下学期开始正式公开关系,恋爱了。总会让我想起来这样一幕,让我想起D君的笑。

拍摄微电影那天,我并没有戏份,只是作为一个打杂。当时开过一次班会,将每个人在这个微电影里的任务都做了规划。我的任务是为这个微电影制作字幕,这个任务也是我主动请缨得到的。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任务,也是因为大一以来我开始看美剧,开始知道所谓「字幕组」的存在,于是对制作电影字幕怀着几分好奇,便在当时主动将这个任务包揽了下来。我之所以说,X君是在大学期间班级内对我影响最大的人,很大原因是基于此。我为了学习制作字幕,便开始上网寻找相关的软件,知道了那款著名的「会声会影」,又开始从破解这款软解做起,学习这样一款软件。又根据他拍摄的几个片段,学习怎样加字幕,合并片段,剪切片段,整个过程让我觉得很是有趣。以至于后来,当这个拍摄微电影的计划停宕之后,我仍然会在闲暇的时候,搞一搞视频后期加工的事情。在我的优酷频道上,有那样几个视频,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制作出来的,尽管从现在的眼光看,略显拙略。

发现新东西的过程往往是链条式的,甚至是网状的。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从会声会影学到PHOTOSHOP,从PHOTOSHOP学到Firefox,Chrome等浏览器的科学上网,从科学上网又更加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开始狠抓英语,整个过程顺滑得很,如果说有一个绳索的源头,那也许就是X君分配我那个制作微电影字幕的任务。

然而,X君的拍摄并不顺利,那次在对面学校的拍摄也是唯一一次拍摄。之后,X君放弃了拍摄,毕竟他自己也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大坑,一个严肃的微电影,出场人物众多,也就意味着要协调班上众人来与之合作,然而,他偏偏又不善此道,每每想要拍摄时,都是找到那几个关系最熟的,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在内。他的微电影计划终止之后,班长大人接过了重任,在很短的时间内,只是在自己的宿舍里录制了一段类似RAP的视频,然后就去参赛了,这件事情的结果是,班长大人的确凭借他在微电影中的单人独秀赢得了掌声,他的微电影好像也进入了四强,人们也忘记了有那么一个loser想要拍摄微电影了。

(6)

然而,后来我们不再说话了。我自己也忘记了为什么我们都不说话了。只记得可能是有件事情我做错了,然后就去找他道歉,他于是说,我对你已经失去了信任云云。后来,我又在很多场合去找他搭话,他却也理也不理,后来我渐渐习惯了,他不搭理我,我也不搭理他,再后来,我被他从QQ好友中删除,我也取消了他微博的关注。但我还像往常往常一样,在与W君的聊天之中,会时常问起X君的情况。后来的事情便很多都是W君向我将起,又被我亲眼所见而证实的了。

后来他开始搞一个Windows桌面软件的开发,那软件在他开发出第一版本之后曾经给室友用过,我简单地看到过它是怎样用的,对之很是不屑,觉得那不过是将命令行图形界面化了。然而,之后他又陆续开发出了他口中的V2.0,V2.1,V2.2,V3.0等等版本,功能也是越来越丰富,我于是又开始暗自嘲笑他,觉得他那个软件的UI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当时已经是Win 8大行其道,他没有用METRO ,也没有用属于Windows 7的那套界面,让我觉得不伦不类。然而,坦白讲,那不过是我的几分妒忌,从内心来讲,我仍然很佩服他,他的软件功能强大,很适合电脑小白,但,并不适合我。因而,后来有一次,我实在觉得他的软件做的很成功,只是欠缺推广,又因为知道他软件的百度云地址,便主动在百度贴吧发帖给他做广告,只是,这件事情,他全然不知。

后来他报了考研辅导班,想要考取研究生,对于这件事,我当然并不奇怪,毕竟早在大一的时候,他就向我透露过,他想要做出机器人来,而这样的事情,仅仅是在本科是做不到的。他在大一的时候参加那个机器人协会的社团也正是这样一个理由,只是进去之后仍然发现,这个社团的机器人,其实是智能车还是略显低端。因为报了辅导班,便常常见到他很两个朋友去自习室上自习,但是据W君后来讲,他其实那段时间里,仍然在做他那个软件的开发,以及不停地倒买倒卖二手手机来自己寻求乐趣。当时我对「代码开源」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已经在用Github 作为静态博客撰写博文了,因此我当时觉得他其实可以将自己的软件代码开源出来,这其实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作为一个不入流大学的本科生,如果能够通过代码开源的方式让更多人知道他,无疑会是很棒的事情。然而,鉴于当时我两人的不欢,我只是在心里想过这样的事情。至于他倒卖二手手机,我自然觉得是考研更加重要,有些不务正业了。

后来,他放弃了考研,与W君一起来到了深圳实习。因为W君和X君很是要好,我后来问起W君,他们两个哪一个最先提出来放弃考研的?W君告诉我,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何须谁先谁后呢?

后来,他进入了IOS培训班,这件事,也正是W君在火车上告诉我的。

(7)

当我打开X君的简书主页的时候,看到他已然写了十几篇的文章,大多是IOS初级入门文章,但还是让我惊讶不已,我看到他已经开始在用Github, 已经像我曾经在心里想的那样把他的那个软件开源了。我突然有一种意识,他已经步入了一个对他而言,很正确的轨道。他只要一直前行,前途将会光明。

我偶尔会想,为什么那个我认为和我最是相像的人,会和我形同陌路呢?仿佛是两个同性的磁极,会是排斥到底的。

我本来以为这会是结局的,但是在15年的11月份,我又看到他在QQ群里面说,他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梦里面他重启了他那个计划,甚至将微电影扩编成了27集的电视连续剧,

而我本人也很荣幸地在那个电视剧里成为了男二号人物,当然我还保留着我后期剪辑的工作,当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竟有些愕然,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仍然是坚持的,那个他从大一就一直想要完成的事业,到了大四的时候,终于在梦里面将之实现了。而我又总是好奇,为什么他会将我的位置放到了男二号,但,我

终究并没有问

没有必要

「喜欢,就赞一个呗!(:3 」∠)_ ( ̄y▽ ̄)~*」
「鼓励我写出更好的文字」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