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检测到您正在使用IE9或更低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站,为了您的阅读体验,本站推荐您使用Chrome浏览器 或者Firefox浏览器 对本站进行访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Y同学

初见

我们的第一次相见应该是在刚刚组建了我们这个班级之后的某一个晚上,全班同学到齐开过一次会,散会之后,我一个人走出教学楼,正准备离开之时,听到陌生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我回头望去,却见到了身后站着两人。其中一人微笑着向我打招呼,问我:「你是xxx吧!」,我说是啊。聊了几句才知道,我们原来是一个班的,只是因为刚分班不久还不认识。这两位都是甘肃人,也算是老乡了。之所以会认得我,是因为上一次开大会的时候,我主动站起来向某位老师提问题。不过这次,也只是简单地寒暄了几句,甚至都没有一起走回宿舍。

这件事情,还恍如昨日一般。以至于,在某次聚会当中,我向Y同学又将这件事复述了一遍。说,我们的友谊是他牵的头,从此开始的。当时在场的还有他那位甘肃老乡,这个时候,半开玩笑地跟我讲,「如果那个时候,是我主动叫了你,该有多好」。没有如果。

三人组

我们最初的友谊是从一起吃饭开始的。

大一的时候,课程排得还是比较满的,尤其是上午的时候,因此中午放学之后就不可避免地要去食堂吃饭。那个时候,我和W君由于是老乡兼兴趣爱好有共同点,因此自觉地在一起吃饭,而这个时候,我也把看着好像落单的Y同学叫上,组成了午餐三人组。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回宿舍。

也正是在这段一起吃饭的日子里,我了解到Y同学想要打篮球,并且宿舍里面有个篮球。于是有一个晚上,因为想打篮球,因为知道Y同学那里有一个篮球,便去借篮球,他不但借给了篮球,而且和我一起下楼玩耍。他那个时候还是个菜鸟,尽管我那个时候的水平也并不高,但完全在他之上,他总是会说上几句夸赞的话,说我篮球打得好,让我教教他怎么打篮球。我还真一板一眼地教过他几次,从定点罚篮到三步上篮。由于系里面要进行班级篮球对抗赛,因此我们班还组建了一支篮球队,总共10人。后来比赛的时候,我和他都只是作为替补参赛,甚至没有打上球。这件事,我并不以为意,这个时候我对于篮球的热情已经减去大半了,况且我平时也只是将篮球作为玩乐的游戏,并不是太重视。而他则一直耿耿于怀,从那之后,他苦练球技,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便总能够看到他出现在篮球场上。

那个时候,我、W君以及Y同学好到什么份上呢?有一次班里面举行一个讨论,我发言之后,Y同学紧随其后发言,开头就说,「尽管我和W还有xw关系特别好,好到都能穿一条裤子了,但是我还是要反驳xw的观点」。他说的xw,当然就是我了。我听了他的发言,倒也很高兴,毕竟得到认同了嘛!

整个大一,我们三人几乎每个有课的日子都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有时候互相到其他人的宿舍里继续扯皮,大一即将结束的某一个晚上,我们三个人,大概就是在我的宿舍里,聊了很久,聊到以后要一起去郑州玩的,后来却只是说说罢了。

大一暑假

大一暑假是我们三人组关系的转折点,暑假期间,学校里面安排有在学校的其他任务,我们全班同学留校来学习。在这期间,我和W君以及Y同学在一个临时宿舍,也正是这种拉近的关系让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老师布置的任务很自由,给定了一个实验室,想去就去。于是我经常会和W君一起去那个实验室,而Y同学无心学习,又搭档T同学在这期间找了一个兼职,T同学也搬到了我们宿舍。因此整个宿舍分成了两股势力,我和W君一组,T同学和Y同学一组,白天我和W去实验室,T同学和Y同学去做兼职。晚上即便是都在宿舍,也很少交流。

过了暑假之后,我们心照不宣。我和W君继续在有课的中午一起去吃饭。而Y同学则和T同学走在一起。我们仍然照常寒暄,只是说的话少得太多了,平日里也不过只是打几个照面罢了。T同学和Y同学交好并非没有理由,俩人都酷爱篮球,能够做到几乎每天下午打篮球,这个时候,我却完全做不到他们的频率,也会和他们一起打打篮球,但也只是偶尔了。后来,原本水平相近的T同学和Y 同学,经过四年的锻炼之后,差距越来越大了,Y同学打得一手好球,运球、上篮的水平都在我之上,而T同学的球技却似乎是停滞不前的。某次,我和Y同学一起喝酒,讲到他的「坚持」,说到这事,两人都大笑不止。

一站到底

刚上大二,他已经成为了我们学院某社团的副部长,当时有一场所谓「一站到底」百科知识竞赛选拔活动,理论上是各个年级都能够参加,但是按照惯例来说,这种事情,往往还是大一的参加的较多,我本来并不知道有这样的活动。后来因为这项活动是Y同学所在社团组织的,某天上完课之后,他就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这个活动。

我自己一向自认为「见多识广」,看了这么多年《开心辞典》、《三星智力快车》《SK状元榜》以及最近的《一站到底》,在暑假期间在宿舍多次看过《一站到底》这个节目,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会找到我。我也很有兴趣,便很爽快地同意了。他让我有时间去他们部门,会给我一套初始的笔试题。

没过几天,我去了他们部门,拿到了笔试题,做了一遍,很顺利地通过了考核。他又告诉我说,将在几天后进行决赛。决赛的时候,我的表现也很不错,对方给我挑了一套歌曲类知识的题,结果被我轻松过关,引来了掌声无数。不过对方也有一员实力不俗,我们不分伯仲。他是这个比赛的全权负责人,过来跟我说,为了鼓励大一的新同学,委屈委屈你当第二名。我心满意足,并没再争。于是就有了后来我手捧着获奖证书的集体合照。

大学期间,我获得了很多证书,除去了四六级的证书电工证书之外,也还有优秀志愿者证书,废物利用大赛获奖证书,然而属于我个人的经过了一番场上的较量后得到的证书,这个「一站到底」的第二名证书还是唯一呢!虽然,它并没有太大的含金量,但对我而言也是对我知识的认可。而如果没有Y同学,我甚至连这样的活动都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也或许没有勇气参加。

大二大三

整个大二大三,我们的关系都处于寒暄的状态。我几乎没有去过他的宿舍,他也几乎没有来过我们宿舍。我们不过是见了面,说几句话。以至于如今让我来回忆,我竟然也想不起来几件事情,不过是一起打过几场篮球罢了。

深圳

真正加深了我们友谊的是大四去深圳实习的经历。15年8月份我们班二十余人来到深圳实习,只有几名同学因为想要考研而没能在这个时候参加实习,而W君就是其中之一。我和另外一位同学被一位Boss选中,进入他的公司实习,而Y 同学则进入了YS公司实习。

来到深圳之后没过多久,9月份的某一天,我意外地参加了深圳的某电音节,并用手机拍了一段小视频到班级的微信群,没过多久,就有Y同学回复我。我便说明了这是某电音节。他这个时候,就主动要求,下次有这种事可以叫上他。

转眼就快到15年的十一了,我便主动询问Y同学,要不要去参加深圳车展。Y同学欣然同意,我们约定在深圳会展中心地铁站集合,于是也就是在十一当天,我和与我一起实习的那位同学一同出发去深圳会展中心,我们来得稍早了一点,等了许久将这位Y同学等到,此时,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里。但见他睡眼婆娑,精神涣散,却也没太理会,几个人便一路往会展中心赶。

整个车展的过程之中,我们谈及了各自在深圳的遭遇,才得知他在YS公司工作情况并不理想,加班已是常态,工作量大已是自然。一个上午的车展参观完成,此时和我同来的那位同学已然先行离开,Y同学邀请我去YS公司他们宿舍玩,我也没有拒绝。

好像一切都很顺利,这次一起参加车展开了一个口子,第二天,我们又一起去深圳的莲花山等地游玩,Y同学一直想要去登上地王大厦的顶层去俯瞰深圳,然而却并未如愿。在聊天之中,我们谈到了深圳有了自己城市第一支CBA球队,又约定了以后找个合适的时间一起去看CBA。

于是在15年的最后几个月里,我们一起玩了很多。一起参加车展、一起去莲花山公园、一起去看CBA、一起去蛇口海上世界、一起在YS的职工宿舍里做面条车、一起吐槽各自的经历。

当我在后来不得不离开实习的公司之时,即便知道YS公司的条件并不很好,权衡之下,也仍然选择了YS公司继续实习,而这其中一个原因,也是YS公司中有Y同学这样的朋友可以相互照应。

我仍然记得我托着笨重的行李乘坐Uber来到YS公司时候的场景,那时正是中午时分,车子停在了YS公司所在园区的门口,又恰好遇到了出门准备去吃饭的Y同学及其他几位同学,Y同学帮我把行李从车的后备箱里面拿下来,脸上露出洋溢的笑容,他托着行李箱和我一路走着回到宿舍。第二天,他确认了我不会再离开了,便玩笑似地跟我讲:恭喜你,入坑了。

我的确入坑了,我做着Y同学一直以来从事的重复性的体力劳动工作,我与当时的车间主任发生过好几次口角,工作并不顺利,但我还是苦中作乐,那段时间,经常是搭档上Y同学一起做饭吃,起先可能只是普通的西红柿打卤面,后来就开始折腾着做各种炒菜,做过的包括但不限于青椒炒土豆丝、蒜苔炒肉、蒜黄鸡蛋、烧茄子、炒白菜等等。我这个时候是厨子,Y同学搭个下手。

我来YS公司没多久,Y同学就为我接风,欢迎我的加入。也有一些吐槽,说着本来打算在YS实习的五位本班同学能够一起为我接风,也能小聚一次,但无奈其他人并无此打算,我也不便多说。我们找了个小馆子,要了两个简单的菜,每人一瓶啤酒,便聊了起来,从大一的学校时光聊到实习单位的勾心斗角,从Y同学的工作去向聊到我的职业发展,我们相谈甚欢。后来,我离开深圳的前天晚上,也就像是「你来我往」一般回敬了一餐。还是有我们两个人,只是又多了一位新朋友。我们还是照样,说说笑笑,谈谈这几年的趣事,谈谈离别或者相聚,酒喝得更多了,话便地更多了。

Y同学并不是一个能言善道的人,但也算是能挑你喜欢听的话说,而且难得的是,Y同学说过的那些你喜欢听的话,又都是你曾经向他偶然提到的。举例来说,刚到YS公司的时候,我和Y同学聊天聊到以往打篮球的经历,我说起了曾经有个朋友夸赞我是个很不错的大前锋。这句话被他听去了,以后每次叫我出去玩,也都是会稍上一句:你可是场上的大前锋啊!这句话的确很让我喜欢,很能打动我,但偶尔我也会微笑着回复:老了啊!

我们的处境相似,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并不如人意,需要其他人的支持和鼓励,因此,我们的友谊加深了,关系更加要好了。我们向对方倾诉对工作的不满、一起在下班之后打篮球、一起做饭、一起吃饭,成了一对好基友,当时的处境让我们如此。

当时的毕业设计,我和Y同学的选题非常相近,这期间由于Y同学在YS公司已经接触到很多设备调试和售后维护方面的细节,因此在毕业设计的写作过程之中,也多得Y同学的帮助,Y同学他能够把很多事情用大白话表述出来,但是却不擅长使用文字,因此这个时候我又总会给他一些建议。我们在毕业设计的写作过程中,可以说是互相帮助的。互相之间,取长补短。我后来在论文的致谢部分,也感谢了Y同学给予的帮助,不过我的致谢名单上有一长串的名字。后来,我又看到了Y同学的毕业论文,当看到他的致谢部分的时候,倒是有几分感动了。Y同学感谢了导师,其次就是我了,好像再没有其他人了。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肯定,让我也很荣耀。

送别

我们在YS的时候,也会憧憬一下即将到来的时间不长的最后的校园时光,Y同学提议说要去大一的时候上网球课的网球场拍照,我只是点头,觉得并不靠谱。后来他又提起来,我说,我的网球拍已经卖掉了啊。他语气强硬地说,那没问题,可以用我的啊,就是拍几张照片而已。我又答他,干嘛要拍打网球的照片呢?你要相信,你以后还是能够打上网球的。 他低沉着声音说,希望能吧。 然而,后来的事实是,我们终究也没有拍什么打网球的照片,只是在Y同学离开校园的当天,补拍了几张校园照给他留作纪念。

那天是6月7日,当时已经有一部分同学答辩结束,而我则是要在第二天答辩。大约下午两点半,他一个电话叫醒了正在午睡的我,要我和他们宿舍同学一起去拍照,我先是到了他们的宿舍,见Y同学已经将行李收拾妥当,又问了他的火车时间,是晚上11点的火车。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心中自然也有几分不舍。我的手里摆弄着Y同学从其他人那里借到的相机,宿舍里的其他几个同学正在换着衣服。

Y同学本来一直想要在学校的我班同学一起再吃个饭、唱个歌,然而也直到他走的当天,这庄生意也没有谈成。要出去拍照了,但实际上只有7个人,我觉得人有些少,便在我班微信群里问了问是否有想要一起拍照的,但是也不见有其他人的回应。我多多少少觉得有几分寒心,Y同学隔壁宿舍几位同学包括小马哥、浩仔等平时也与Y同学关系不错,没去深圳之前也经常一起打篮球的,此时却在睡大觉,叫是叫不醒的。W君,当年的三人组之一,如今也是躲在宿舍里面,后来我去问他,Y同学都要走了,怎么就不去拍照呢?W君回复我:前几天不是已经拍过照了么。我没有再说其他的,前几天的确拍过照,但这次这个时间节点,是Y同学离校,从此天各一方

后来是7个人在校园里面走走停停地拍了几张照片,走到一食堂的附近,Y同学本来还打算去网球场的,却被T君叫住,说前面的那些地点都已经拍过照了,就不用拍了吧,其他人也都没有了拍照的念想,毕竟当时烈日炎炎。我其实是理解Y同学的,他很固执,固执地想要做一些可能很浪漫的事情,或者说很形式主义的事情,比如在离校的日子拍出漂亮的照片,但是其他同学显然和他想法不一。

他的另一件形式主义的事情是,要退役他的篮球队服。我们班早在大一班级篮球对抗赛的时候,就组建了篮球队并且买了队服。我其实是很少穿我的篮球队服打篮球的,但是Y同学却是能够清楚地记得我的号码:25号。大概是因为我当时曾经向他调侃,23号乔丹,24号科比,25号就是我。Y同学的队服则是陪着他整整的四年,见证了他大一时候的菜鸟表现和大四时候的力排众议,所以他早在深圳的时候,就向我提起,回到学校之后要给他的球服退役。

于是在他离校的当天下午,我们打了在学校的最后一场篮球比赛。那天是4打4,我正好和Y同学是一队的,想到了Y同学即将离校,便索性做个好人,以往的我多少有些「独」,但这个时候,却也是拿到球之后,往往选择传球给Y同学,不过略有遗憾的是,尽管Y同学拿球机会很多,但打得却并不很好。我本来以为Y同学会做出另外的形式的事情,才毫无遗憾地离场,然而那场对抗,他的表现平平,甚至不如以往,却又比以往打球更早离开了。

只是不知道他离开球场的时候,有没有回过头来再看看篮筐呢?

后来,我们便一起在龙翔街上找了家餐馆吃了个饭,一桌就四个人,我和他们宿舍三个人。点完菜,Y同学又要了四瓶啤酒,T君则表示要喝白酒,还真就拿了一瓶,Y同学语气强硬,表示绝不喝白酒,不想耽误火车。T君也毫不含糊,真的不愿意让自己这位兄弟此时离开,又劝着Y同学今天晚上别走了,带Y同学去逛逛夜市,然而Y同学始终不为所动。T君平时大大咧咧,心里其实有很多东西的,但是这个时候却倒腾不出来。

我去敬了Y同学一杯,祝他一路顺风。Y同学让我再说点别的吧。我说:

我们从神都相聚,在神都一起吃饭喝酒,然后是在深圳一起吃饭喝酒,后来又一起在广州吃喝,真的也挺不容易的。

一饮而尽

那天当然我们都没喝多少,回到宿舍之后Y同学便又检查了一遍行李。这个时候,又来了几位他的朋友,也是前来送别的。这样等他终于从宿舍楼出来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七八个兄弟护驾了。到了学校的西门,又有一个大三的妹子过来送别他,让我等看了也是好生羡慕。

终于来到了龙翔街的尽头,来到了一辆出租车前。大一的时候,Y同学就有个习惯,见人先握手。此时,我又想起了这个习惯,将手伸出来,说着一路顺风的老话。

Y同学说,拥抱一个吧。

于是,我俩相拥。

当然,他拥抱了当时在场的每一个朋友。

他坐着出租车离开了。

第二天,我打开朋友圈,看到Y同学有条凌晨一点的状态。那是一张神都火车站的夜景照片,并附了一段很长的话。开头的一句,是不久前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引用的席慕容的《青春》头两句。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结尾

这篇文字,我从6月9日开始写,至6月14日终于可以收尾。全文6000余字,这当然不是我对Y同学的全部认知,这当然也不是我对Y同学的纪念。我还是相信,如今的网络如此发达,还是会和Y同学长期联系的,在不久的将来,也还是会再见到Y同学的。

「喜欢,就赞一个呗!(:3 」∠)_ ( ̄y▽ ̄)~*」
「鼓励我写出更好的文字」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