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的云

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狂欢

0%

你为什么玩推特
有人说顶着二次元的头像没有女朋友的男同学是经常玩推特的,我觉得这类人毕竟还是少数,尽管在我推上确实看到有此类存在。不过,我觉得很多人其实是怀着一颗想要看到更大的世界的心来上推特的。
具体来说,拿我自己举个例子。最近NBA打得火热,而NBA是美国的篮球联赛,我希望我能够接受到最直接的信息,而不是别人从墙外面拔下来的东西,我希望看到最直接的讯息,我推上关注了很多篮球方面的人物或者媒体,我在看球时可以边刷推边看,这对我是一个好的体验。另外推是更加国际的,各个国家的人都有,前不久我看法网,搜Sharapova,搜索结果里面有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等,索性推有自带翻译功能,我能够通过翻译知道他们对于她的看法。这对我又是知识的积累和扩充。
其实就像是NBA,最好要看英文原版的东西,转述总会有差别。了解信息如果能够得到第一手的资料是最接近真相的。
当然有人说推上没有生活中的朋友的问题,我觉得这的确是个问题。但是话其实也可以反着说,没有身边人你可以说更多实话,真话,不必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不必将此沦落为扣扣空间的鸡汤。
再说说装逼的问题,我觉得你问题中所列情况已构成装逼事实,上推没什么好炫耀的。上推之后你能得到的比别人多得到的知识才是你炫耀的资本。
另外想起了之前在知乎上看到某位大牛的一段话,当你把英语学好了,你能够看到比别人大一倍的世界。大概是个学英语有什么用的问题吧!
另外,有人说推特的信息流不好,很多没用的信息,我觉得所有有订阅服务的产品,它的信息流都是由你自己决定的,你关注了什么人,你的信息流里就有什么样的信息。如果你只是关注了些类似微博上的鸡汤博主,你自然会认为推特没意思,像微博。个性化是社交应用最有趣的地方。
####Q&A
Q:我上面有现实中的朋友四五个,有被我拉上推的(当然,那些上过几次又因为各种原因不上的人除外)也有因为别的事情得知他也有推特又加到一起的。也在推上认识了几个人,主动去交朋友也很不错的感觉。
我在想,如果推上也有太多现实中的人,会不会限制自己的发推呢。。是推特的模式有利于直言不讳,还是因为现实中的人少才能直言不讳呢?
A:是个问题。其实我也有时会想这些问题。其实说是推更自由,但是你平常能说什么话呢?平常说的发到其他地也基本不会被和谐。只有在刘似期间才会说上几句与此相关的,然后可能在渣浪被和谐。所以说推更自由其实在我这里也不是个理由。倒是原来微博上认识的人少的时候说的会比较真,比较愿意把真心话说出来,不怕得罪人,后来熟人多了,就把一些关于自己的东西设为私密微博或发推了。
[来自我的知乎回答身在大陆又混迹于twitter的人有什么特点][1]
[1]: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671/answer/26732906

Written with StackEdit.

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曾经以为我自己还算是一个比较开通的人,曾经也信奉着伏尔泰那句”我不同意你说的,但是我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可是最近却发现,事情变化了。
事情的简单由来不过是我在学校的贴吧上发了一个内容上批评别人,标题名曰是没素质还是脑残的帖子。(帖子地址) ,于是就招来了一大波的攻击,说什么的都有,如某位所说他,我一再地证明我自己是对的,而实际上或许我未必是对的。对与错其实也并不重要,可是我的态度却很重要,有时候当你退三分,别人才会退五分,从这个角度说,我还不太会处理类似的辩论。不过诚然,我自己的确是一个乐于辩论的人,这样的爱好始于小学,始于和某同学一起辩论狗的撒尿方式及公母的判定,当时的自己因为看了一个节目,便很自信地认为公狗才是抬起一条腿撒尿的,母狗是不抬腿的。那个辩论其实很像现在的情况,甚至于那之后,在我的印象中,我自己也写下了点文字,不然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恐怕也已经淹没在我的记忆中了,当时的文字似乎也是充满了愤恨,埋怨着自己的正确不能得到公正的处理,而天下愚人太多。今天的情况其实也很类似,不过是人长大了,但是关于类似事情的看法却真的很难改变。
仍然记得不久之前的寒假里和某女的辩论,最后经过事实的佐证终于证明了我的正确,她也告诉我她是一个喜欢辩论的女孩,于是乎我成了一个实验,如今想想虽然觉得可笑,但是换作今天,也依然会继续那样去做,因为我的确就是那样一个人。
只是,社区的环境是个问题,从那次和学校贴吧里这些人的辩论来看,大多数人是凑热闹的,有些人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即使是你向他苦口婆心的解释了老大一番之后,对他而言,他最多不理你了,这样的社区让我觉得寒心,你和某人的对话中举例自己逗逼,然后其他人会新开一贴只写上四个大字,楼主逗逼。虽然我知道这种东西不过是个娱乐,可是当我讨论严肃话题时,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尽管我知道学校贴吧的确有些高质量的用户,但是大多数的不过就是些喷子,鲍照女,假鲍照女,然而我也很难判断自己眼下的这个结论是否正确,我也不知道我是因为无法接受异议而找到的借口还是事实,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喜欢那里,因为那里少有我的知音,于是问题来了,如果一个学校的贴吧你反感了,而这个学校的贴吧里的网民又是这个学校学生的代表,那么我又怎么不对这个学校失望呢?一个很凑巧的事是我昨天在微博上搜索附近的微博,发现仍然有很多高质量的微博用户,而他们就是我们学校的,这样我能够宽慰了!然而其实也许那些人同样混迹于学校贴吧,只不过社区内环境的不同,让他们说着不同的话。
当然上面一段所有的观点,仍然是基于我自己的主观判断,是在我是对的的基础上得来的。不过无论如何,现在的自己越来越少上学校贴吧,因为知道知音难遇,在这里太多轻浮,难有深刻。人在变化,一年以前的自己在迎接新生的时候还曾经和新生开玩笑说贴吧是个神奇的地方,现在,大概也会,只是表达的不同了,原来认为神奇,因为它的确提供了很多的资讯,信息。现在认为它神奇,是因为它里面什么人都有,所谓劣币驱逐良币,我还是有信心在这个节点上当一次良币的,不过我并不会高调地走,因为有的时候还会有机会要用到那个神奇的地方,大多数时候,你也只需要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我想要的!
当然我仍然想说说这篇文字对于其他人的作用,其实我在这里所谈到的是一个小小的网络社区,但是如果你发散一下呢?其实,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生活,总是离不开环境二字的,社区的环境由社区中的人决定,如果我们提升了,而这个社区没有明显提升,我们便会觉得这个社区不适合我们了。所以,晋级是必由之路,只是未必要与之前的社区决裂吧!友好相处也是一种策略,因为你并不确定什么时候你又会用到这个社区内,尽管这个社区在你眼中信息流很差!

图片来自http://www.prolificliving.com/starting-over-it-is-not-too-late-for-a-new-career/

Written with StackEdit.

谈起思维导图,我们在说什么
今天了解了一下,发现这种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对于目前的我,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帮助复习了,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犹记得当年高中的时候也曾经看到学校里来过几个所谓讲师,义正言辞的演讲,说一些类似的学习方法,但是说到最后,还是揭开了他推销员的盖头。于是总觉得这个思维导图有点华而不实,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一种很高效的学习方法。
所以,很想去了解它。
看看下面这张图

一个思维导图的概念图,如果要画一个思维导图,基本上就像是这个样子,于是又不免产生疑问,这不就像是平常我们做的笔记吗?可是的确还是有去别的,因为它就像是一个神经网络,分成一级二级三级等等,而我们平常的笔记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的联系。
如果说思维导图是一个帮助我们学习的东西,我很愿意来学习它,如果你碰巧之前没有了解过它,我希望当你看到这篇博客的时候能够像我一样激动,或者说认真的研究一下,看看自己是否应用这个学习的方法。对了,这个思维导图不止这样一个名字,也被叫做心智图,英文名叫mind map。如果你英文比较好的话,Google搜索mind map或许会找到更多有趣的资料哦。

6月14日更新,实在是对晓说这两个字印象太深,以至于前几天一直以为是晓松奇谈。后来才得知是我的错误,已经更正。
在6月6日的《晓松奇谈》中,高晓松老师介绍了欧洲各个国家的旗帜来源,所谓上帝的归上帝,拿破仑的归拿破仑,一直都不明白这些欧洲国家的旗子干嘛这么乱,听他一讲醍醐灌顶一般啊,不过在视频的最后晓松老师说到普鲁士国旗,说到纳粹旗之后直接就跳转到了现在的德国国旗上,却没有提到中间东德和西德的国旗,对我而言实在是一个遗憾啊,所以带着好奇心搜了搜,最终得到了下面的国旗图案。
第一张,普鲁士国旗

第二张 ,东德国旗

第三张,西德国旗

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的博客。

Written with StackEdit.

2014/6/24更新
之前修改的hosts还是不太稳定,没几天就挂了。后来发现一个教程,比较靠谱,推荐给大家。
http://ippotsuko.com/blog/use-google/
他的博客还不错,推荐关注。
在他的这篇博客中有一点是关于Google搜索服务优化的,很不错。

Google会根据你的地区自动切换搜索的语言 在大陆是自动跳转到谷歌香港 你懂的 如果你要搜索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是很难的 因为google香港禁用了安全搜索 这个时候你需要 https://google.com/ncr 打开这个网址 Google就不会自动跳转了 或者进入https://encrypted.google.com 解除google的搜索限制 这个是完全加密的

Chrome浏览器可以用地址栏搜索 用ncr的参数应该是

https://www.google.com/#lr=lang_zh-CN&newwindow=1&q=%s

2014/6/12更新
经历了一年一度的墙加高之后,终于在今天Google又能够在修改完hosts之后不挂gae的前提下上去了,可喜可贺啊!速速奔走相告吧!最后的结论其实还是,zf想让你上,你就上的去,zf不想让你上,你门都没有。不过说归说,zf的用意还是可以理解的。
2014/6/10更新
即使是用gae发现还是很难上Google了,这时候可以考虑改hosts文件,改hosts文件我用到了smartladder里提供的hosts文件,显示是2014/5/30的最新的hosts文件,我下载之后8号,基本上可以解决上Google慢的问题,另外因为我电脑上还有Google drive,因为这些天墙的厉害,导致google drive也是不能用的,改过hosts之后又能用了两天,但是请注意只有两天,今天10号,再次登录google drive客户端,发现登陆不上去,只能说GFW封得真是太快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毕竟上网页版还勉强能够上去吧。之前看到月光博客的介绍,说Google在最近这些天流量预计下降了75%,哎,我等还是很不容易的啊,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可喜可贺啊!
不太华丽的分界线————-
我们知道最近由于种种愿意最近想要上Google十分困难,即使是用gae也是如此,我们是不是突然明白了,其实gae这个所谓的神器也不过是zf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产物呢?
但是他闭他的眼,我们还go on our trip.


此方法已经失效,主要原因是ip地址被封了,但是原理就在那里 ,你只需要找到可用的ip地址,然后换到对应的位置即可。

当gae开始全线飘黄的时候,更新一下配置吧。
一下来源是Google+ gae社群。

GAE最新解决办法,手动修改GoAgent修改iplist 就在proxy里ipv4上边

google_cn =
60.199.175.82|60.199.175.83|60.199.175.84|121.78.74.99|60.199.175.123 google_hk =
123.205.250.132|123.205.250.80|123.205.251.112|123.205.251.80|163.28.116.18|163.28
.83.146|202.39.143.20|202.39.143.84|203.211.0.20|google_hk = 210.61.221.187|121.78.74.99

自己動手修改[iplist],重启。OK
祝你好运咯

Written with StackEdit.

Written with StackEdit.

经常逛火狐吧,也看到很多吧友们晒出来自己的火狐界面,不得不说有些真的很惊艳。于是也学着他们装了UC 脚本等等,最近的迫切需求是希望能够把书签栏简化,想要让书签只显示图标,于是Google到了一个stylish样式,(名叫Bookmarks toolbar - favicons or label only,用的话直接搜索即可),这个时候确实可以让书签只显示图标了,但是原来的书签文件夹却显示出来了一个干秃秃的文件夹图标,而且我自己又不止有一个书签文件夹,这样显示的话根本分不清哪个文件夹是哪个了,与之前想要达到的简洁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对了,听明白没,就是这个效果。


所以这样肯定不行的,而之前也确实看过别人能够把书签文件夹的图标个性化。所以经过了Google之后并没有找到答案就又去问吧友了,这时候得到的答案是一个css样式模板。用它可以完美解决此问题,鉴于此处可能有和我一样的小白,说的详细一点。
这样的代码是:

/针对指定的书签文件夹/

.bookmark-item[container=”true”][label=”文件夹名称”] { list-style-image:
url(“图标地址或base64码”) !important;
-moz-image-region: rect(0px 16px 16px 0px) !important; }
/针对未指定书签文件夹/
.bookmark-item[container=”true”] { list-style-image:
url(“图标地址或base64码”) !important;
-moz-image-region: rect(0px 16px 16px 0px) !important; } /针对未指定的书签图标/
/针对未指定的书签图标/
.bookmark-item:not([container=”true”]) { list-style-image:
url(“图标地址或base64码”) !important;
-moz-image-region: rect(0px 16px 16px 0px) !important; }

这里解释一下,文件夹名称里面就是填写你的书签文件夹的名称,比如我有个文件夹名字叫“娱乐”,那么我就可以在“”里面打进去娱乐两个字,而图标的base64码,这是一种编码形式,迅雷的ed2k文件就是用的这种编码形式,你要把你的本地图片上传到网上,然后转码。
废话不多说,直接上过程:

  1. 上网找自己喜欢的图标,最好是正方形的logo。
  2. 将找到的图标用美图秀秀之类的软件统一裁剪成16*16的图标格式大小
  3. 将在本地做好的图标上传到http://webcodertools.com/imagetobase64converter 这个网站上来然后按upload,将你得到的双引号里面的部分复制下来,填入代码模板里的图标地址或base64中,这个url的标准格式是data:image/png;base64,iVBO省略无数英语字母。
  4. 如此类推,做好一个又一个的书签文件夹图标。你需要的仅仅是复制> /针对指定的书签文件夹/

    .bookmark-item[container=”true”][label=”文件夹名称”] { list-style-image:
    url(“图标地址或base64码”) !important;
    -moz-image-region: rect(0px 16px 16px 0px) !important; }

这行代码,有一个书签文件夹就有一个这样的模板代码。以此类推。而对于没有说明的其他书签文件夹用到了第二个注释里面的内容,也是同理,重复前三步。
这个时候就需要自己建stylish样式了,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点击你的样式管理的S图标,按照上面的操作建立一个新的样式。也就是空白样式。将你刚才弄好的代码粘贴到主要空白区域里面去,名字可以随便起,能让人看到知道做什么的就可以。然后点击预览,如果成功的话,会直接在你的书签文件夹上看到效果,如果失败会提示错误原因,可再进行排查。
我的效果如下: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第一个是用的百度云的图标,意思是一些资源类的网站,第二个用的推特的图标,用意是社交类的网站,第三个是百度图标,用意是几个常逛的百度贴吧。如此不再介绍,可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定制,真的很不错。

注意:1如果你在找完图标的base64代码之后将代码保存到txt文本文件中可能会出错,也是编码的问题,建议用notepad+的utf-8编码,没问题。如果还不成功,看看你的base64吗复制粘贴有没有问题,人家的模板模型肯定是没有问题滴。
参考资料:怎样自定义火狐书签文件夹图标

如果不懂得可以在下面给我留言评论,也可以到百度firefox吧去提问,吧友们都很热情的。

中国人到底信仰什么呢?这也的确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一个合乎逻辑的想法是:为什么要单单说一下中国人信仰什么,好像中国人没有信仰一样。既然如此,那么外国人又信仰什么呢?
所以要想回答中国人信仰什么的问题,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是外国人信仰什么。而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不够具体,当然,鉴于欧洲文明对现代社会的重要的影响,我仅仅把这个问题改成“欧洲人过去和现在的信仰是什么”
有了这样一个问题,就可以对其进行讨论了。欧洲文明也是可以细分的,但是欧洲文明无论怎么细分都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是不容否认的。记得在课上也看过一个关于创世纪,耶稣诞生的美剧,在这部剧中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来普渡众生(说法不一定准确),耶稣死后他的门徒开始传播他的教义,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传教,基督教在欧洲发展起来,之后又分成了东正教和天主教和新教。教会还直接造成了黑暗的中世纪,可以说在欧洲文明的历史上,欧洲人的信仰总是与宗教有关的。他们的信仰就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宗教信仰。
但是再回过头来看看中国,中国人的信仰相比于欧洲人是怎样的呢?
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不够具体,因为严格意义上的中国人包括五十六个民族的同胞,可以简单地说藏族人还是普遍信仰藏传佛教的,穆斯林居多的新疆,宁夏,甘肃,青海,云南等地,他们的信仰也自然是穆罕穆德,是伊斯兰教,所以这里需要讨论的其实更像是“中国汉族人的信仰的问题”。
确实一提到中国人,其实很多时候还是指汉族人。这里就不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等效了,还是回到问题上来,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应该分为建国之前和建国之后两个部分。
先说建国之前的中国汉族文明,在历史上,是有土生土长的道教的,也有来自南亚的佛教,在明末清初的时候还一度有过基督教的引入,但是现在要谈的其实是主流,因为除非是一个有明确的国教的国家,如好多阿拉伯国家将伊斯兰教奉为国教,否则一般情况下人们的信仰还是多元的。
这个时候其实就可以比较容易地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了,其实在传统的中国汉族社会里,没有哪一个宗教成为了中国社会的主流正统宗教,反而儒家文化一直都是社会的主流意识,这里还要提一点,我觉得信仰和宗教信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面已经提到过欧洲人的信仰是可以和宗教信仰划等号的,但是因为中国就没有一个主流的宗教,所以就不存在划等号。从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中国的统治者们一直都在利用儒家文化来教化百姓(这里的教化是一个中性词,没有褒贬),中国汉人也一直都在儒家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生活着,无论是士大夫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理想,还是普通的中国淳朴农民的家谱文化,家族文化都是儒家文化的反应。这里多提两句普通老百姓的儒家文化,说起中国人信仰什么,怎么能没有“孝”的理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是儒家文化的核心,孝字排在了第一位上,而维系传统中国底层社会关系的也不过就是这几个大字,核心的核心还是“孝”,所以,我说,在建国之前中国汉民族的信仰大多数还是儒家文化,只是潜移默化,以至于我们有的时候甚至会忽视了,按照我的观点,传统中国汉族社会一直有信仰,而且很强烈,未必就输给那些“外国蛮夷“,中国古人有那么多古书流传下来,为的就是让人们来继承中国的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当然,据说出国签证上对于有些国家要填宗教信仰,然后很多人都填了儒教,因为不想让外国人认为中国人没有信仰,我还是觉得国情不一样,中国的儒家文化不是个宗教,绝对不应该填它的。如果你真的没有宗教信仰,大可以直接填NO。网上也说了,这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外国人会理解的。
当然,那里题目里面给的选项是神鬼,祖宗,天,道,钱,权之类,我还是要说他们其中没有一个可以成为广泛的信仰,一一来说,神鬼这东西是可以成为信仰的,但是绝对不能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维基百科对于信仰的定义是“信仰是指对一个人(同样的对他的能力)、事物、神、宗教的教条或教导、没有经验证据的观点(例如拥有强烈的政治信仰)抱有信心和信任。信仰是人对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等的选择和持有。信仰体现着人生价值、人生意义的可靠落实。信仰与所信仰的对象是否客观存在没有必然联系。宗教并非信仰对象,而是信仰的表现形式,表现形式不可作为信仰对象。”即便是在落后的传统中国,人们大都相信神鬼的存在,有祭天,有各种祭拜活动,但是他们都是在儒家文化的基础之上而做的有些装饰,都没有碰触到底层的儒家文化的核心精神,儒家文化里讲究“天地君亲师“是一个人最应该尊重的,所以古人才祭天地。祖宗就更简单了,就是儒家的孝,至于钱权从来也都是士大夫之流不愿意提在嘴上的东西,怎么会是信仰,至于普通老百姓,我想对他们也很难上升到信仰的高度上。
中华文明5000年,受传统的儒家文化影响也有2000多年,儒家的文化早已经渗透到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而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都只能结合中国特色才能生存,所以会看到中国有很多看似奇怪的东西,比如《西游记》里面道教和佛教是能够在一起和平相处的,其实这正好解释了无论道教还是佛教都不是社会的主流,真正的主流就是儒家文化。传统的中国社会方方面面呈现出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多元文化来,今天经常被提到的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其实都是中国儒家经典里面早就被提到过的东西,儒家经典影响了古人,古人改变了历史。
所以,我觉得中国古人的最大的信仰是儒家文化,而佛教道教等宗教也有信徒,但是比例很小。
最后要说的是建国之后中国人的信仰问题,建国之后,经历了文革,破四旧等文化灾难,再回过头来看中国人的信仰,好像真的可以用“缺失”二字来形容了,经历过文革之后传统的儒家文化被剥离殆尽,中国社会出现了断层,中国人仍然有信仰,但是没有一个被大众普遍接受的信仰,即使是马克思主义也是如此。当然你可能会再次提到钱权,钱权这些我觉得永远也不能称之为信仰,因为对于他们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只是有的强烈有的平常罢了。
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人是有信仰的,一些少数民族同胞有普遍的宗教信仰,比如佛教,伊斯兰教,东正教,也有少部分的汉族人信仰宗教,但是是少部分,大部分的中国汉族人其实是在传统儒家文化的潜移默化之下,他们遵守着祖宗留下来的种种规范,遵守着古代先贤的教诲,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的普遍信仰是儒家文化。

考研or not
也许是真的“时日不多”了,最近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总有个四五次,而在他们问之前实际上我自己也是已经考虑过了的。考虑的结果是我自己肯定不适合继续考“自动化”方面的研,但是是否会考其他专业的就很难说了,那谁曾经告诉我,考其他专业的会更难,然后我回复他,可是本专业我是真的不喜欢啊。感觉过程是大一还好,是专业基础课,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尤其是听到了那一番“屠龙术”的解释之后更是觉得自己不适合这样一个专业,我是那样一个享受着能够立刻看到别人的对我工作满意笑容的人,如果是工厂的话,我能够天天面对的不过就是那些工人和老板,用户在哪里?就算考了研,又能怎么样,我还是混日子喽。现在的自己越来越喜欢“IT”,可是自己也知道自己这半斤八两,对我而言,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契机,让我跳出去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可是命运啊,总是这样。
当然,机会是自己争取的,永远也不要怨天尤人,考研之于现在的我重要吗?我问我自己,结论其实是如果考研,考本专业那一定不是我想要的,如果不考,如果正常地走下去,没准有一天真得去了水泥厂,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好像现在进入了一个死胡同,然后就开始想怎么能够独立于这二者之外呢?于是想到了文字,希望在未来的两年里能够出名一点,人一旦出了名,什么事就都好说了。于是也带着这样的功利的心理写过很多东西,当然也是自己爱写,愿意写。可是实际上,你会发现想要在网上出名比考研还难!我总是有几分投机取巧的心理的,这在什么事上都要不得,人终归还是要脚踏实地的。
所以,既然说到了脚踏实地,就还是要回到考研上,过去的一年多里,我坚定的不去考研,结果前不久,Hz说他也考研了,而他曾经也是个坚定的不考研者,而还有一个现象是好像在我眼中稍微积极点上进点的同学也都选择了考研,这对我也是一个动摇,不过前面我说过,如果考,我希望跨考,只是还有一个问题,岁月不饶人!如果真的成功了,时间,生活等等!很多时候你并不愿意承认你的学校是个垃圾学校,即使你穿了一件bazinga的tshirt也不会有人明白其中的含义,告诉你我也喜欢大爆炸,即使身边很多人并不能够区分汪峰和地下摇滚,但是仍然能够看到很多让我欣赏,刮目相看的人,比如最早在学校贴吧上宣传他们网站的那哥们,他是我校计算机系的,比如微博上那几个爱摇滚的哥们,比如微博上那几个有才的姑娘他们都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即使这个学校并不出众,但依然有人才,这又让我想到室友,他也算个人才了。
这几天在图书馆,看到那么多爱学习的同学,觉得学习的氛围真的有了。在图书馆外面,看见那些穿着学士服或者民国风服装的大四毕业生们正在照相,有时甚至会觉得他们很做作,摆了那么多造型,如千手观音,四人成love图案,于我而言,总觉得他们是在为了留住青春而青春,是在为了拍照而拍照,可是我也并不能说我到了那个时候是否会也如他们一般的做作,可能到了那个时候我会更愿意用庄重这个词形容而不是做作吧!
可是谁又知道呢?也许两年后,我还是会如今天这般设想。拿着自己的相机把学校里的风景照遍,唯独将人儿略去,就像是在我多次的游玩里,人从来都不是重点。然而既然说到了那些人的毕业,总觉得离我很近很近,昨晚去跑步,看到操场上有一群人围在一起在唱歌,突然想到了我的一个美好愿望,同样是晚上,同样是操场,我弹着吉他,一群人围在我的周围听着我的曲子!这个场景曾经在电影电视剧里面看过,对我只是理想了。
重新回到考研与否的问题上来,我觉得这两年我收获很多,但更多的是软的知识,也就是包括思想的,人文的,It数码怎么玩的。而这些软的东西并没有转化为生产力,所以困境就出来了。今天的我,真的好想如果继续这样不拐弯地走下去最终结果是水泥厂,不过如前所说,那是我不希望的。一个在内心深处总觉得自己是个文人,也是个农民的人,是很难接受这些的。
不过时间似乎也还有,还能做一些改变,只是问题是怎样的改变。
说到这里,我很清楚,曾经给自己的设想,毕业之后去大城市闯荡,不过也会问自己,我真的可以吗?于是也这样回答,人只有逼急了,好多事才做的出来。

Written with StackEdit.

  • 职业生涯介绍

Marv Albert (born Marvin Philip Aufrichtig; June 12, 1941) is an American sportscaster. Honored for his work as a member of the Basketball Hall of Fame, he is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the voice of basketball.” From 1967–2004, he was also known as “the voice of the New York Knicks.”
Including Super Bowl XLII in 2008, Marv has called the play-by-play of six Super Bowls, NBA Finals, and seven Stanley Cup Finals. He has also called the Wimbledon Tennis Championships for TNT with Jim Courier and Mary Carillo. He also worked as a co-host and reporter for two World Series (1986 and 1988).

Albert currently works for Turner Sports and CBS Sports. He serves as lead announcer for NBA games on TNT, calls regional NFL games on CBS, and also calls NCAA tournament action for CBS and Turner.

  • 性丑闻

Albert became the focus of a media frenzy in 1997, when he went on trial for felony charges of forcible sodomy.[13] A 42-year-old woman named Vanessa Perhach[14] accused Albert of throwing her on a bed, biting her, and forcing her to perform oral sex after a February 12, 1997 argument in his Pentagon City hotel room. DNA testing linked Albert to genetic material taken from the bite marks and from semen in Perhach’s underwear.[15] During the trial, testimony was presented from another woman, Patricia Masden, who told the jury that Albert had bitten her on two different occasions in 1993 and 1994 in Miami and Dallas hotels, which she viewed as unwanted sexual advances.[16] Masden claimed that in Dallas, Albert called her to his hotel room to help him send a fax, only for her to find him wearing “white panties and garter belt.”[17] Albert maintained that Perhach had requested that he bite her and denied her accusation that he’d asked her to bring another man into their sexual affair. He described the recorded conversation of hers with the police on the night of the incident “an Academy Award performance.”[14] After tests proved that the bite marks were his, he pleaded guilty to misdemeanor assault and battery charges, while the sodomy charge was dropped.[13][18] Albert was given a 12-month suspended sentence.[19][20]

  • 评价

就是这样一个有过性丑闻的人,之后美帝人民还是能顾不计前嫌,让他来解说重大的NBA赛事,之所以这次了解这个人是因为今天看NBA西部决赛,而他就是场上的现场解说,这个解说很棒,把我也带入到那样一个世界里面,真好。之前也一直很想了解一下NBA这些美国解说们,觉得他们很牛,今天终于给解说长时间的镜头了,好像是因为steve kerr不能够再参与接下来的tnt解说了,而给到解说员的身份解说的字幕的时候,我也把那些人名都记下来了,其中有雷吉米勒还有他,于是Google了一下,再之后,就是我了解的这段维基百科。

  • 其他

附上Albert采访奥巴马的视频(需翻墙),很牛有没有。

链接地址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lStrctOd-Y 请自行观看。
  • 参考资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v_Albert

Written with StackEdit.

  1. 想法

    想了想,从大一开学之出,其实就想自己有一天能够靠着自己的知识挣钱,我上大学之后越来越觉得一个大学生只有凭借着知识,头脑挣钱才是有尊严的,换言之,我可以理解那些在街上发单的,但是我其实并不会太乐意那样去做,理由很简单,因为那在我的字典里,也可以说是没哟尊严,似乎说得有点过了,但是好像我实际上真的一直是这样想的。
    所以,实际上,从大一开始,我甚至愿意去帮淘宝店刷单,也不太愿意去在街上发单,因为我在心里觉得刷单是一个靠脑子的活,而发单则是体力劳动,带着这样的算盘,我在大一的时候也就做过几天刷单,体验了一把刷单的刺激(当然刺激啦,你想想,你用的是你自己的真人民币,说不好那天那个网站就倒闭了,然后你的钱就被套进去了),总之,最后实在是害怕了不做了,当然挣的钱不多,后来也曾经在鬼脚七的微博上看到过他对于刷单的评价,他认为刷单是和小偷一样不耻的,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做了,所有倒是有一种不是现在的我是小偷的快感。
    从刷单之后就没有再做过兼职之类,周六周日也就是玩玩乐乐,然后时间过去。生活如此,有时候看到了街上发单的同样是大学生的人,即便是友好的,心里其实也未必太乐意。看到那些在墙上贴小广告的,更是不耻了。可是呢,事情往往又是这么好玩,这么有趣。

  • 之后

    就在前两天我终于去发了次传单,其实以前也发过传单之类,不过那都是公益性质的,给自己的社团发,给自己的组织法,还有那么多的同学和我一起发。可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这样了,现在只有两个人发,而我,确实在那一刻有点尴尬了,我在给别人发到餐桌上时会再看一看别人的表情,看看他们是否乐于接受。实际上,因为大家都在吃饭,也谈不上所谓的拒绝你,但是那个时候想到了曾经的自己拒绝了一位同样发单的大学生,我手上因为有了两个单子而把他拒绝了,这种时候就在想,如果也有人拒绝我,是不是所谓的报应呢?于是,好像经历了这次发单之后,我对于发单倒是有了几分亲和,不过也许过不了多久,我还是会不太乐于见到这些。我为我自己辩解,我跟我自己说,发单的就像是那年春晚上演的给别人家里塞小广告的一个性质,虽然不容易,但是真的没什么好处。
    所以,至于我以后还会不会做,我不知道,但是应该也能够体会到了他们的辛苦了。
    不过有了这样一次所谓的兼职的经历之后,我还是想要再挣点钱花,毕竟我还是很希望得到一双属于自己的new balance的,所以带着这样一个很简单的信念,那天在刷知乎的时候碰巧就看到有个问题,即是怎样凭借着自己来买一台属于自己的ipad和iPhone,看到排名第一的答案写到了自食其力做做兼职,他倒是和我有一个比较相似的观点,都认为兼职这种东西,可以做,但是一定要有所收获,他提到了发单,说这个很不提倡,然后提到了英文网站翻译,我以前知道,但是都没有太多的留意,于是就在昨天,我做了这样一次尝试。

3.尝试

在58同城上注册了个账号之后,然后投了几份刚刚制作的简历之后的几个小时之后陆续的收到了两个邮件,一个工作是给某网站翻译外文新闻,不过只是廉价的两元一篇,一周至少5篇,不过之后再联系还没有联系上,无所谓了,开始觉得这翻译也不好干了,因为仗着自己六级优秀的阅读成绩来选择这样一个翻译的兼职,期盼着能够有尊严的兼职,可是后来才发现呢,原来一个小时想弄十块钱都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即使他的招聘网页上写的是30元每小时。之后是第二个网站,那个网站注册很简单,但是你必须通过测试之后才能成为一个译者,而价格似乎也还不错,可怜的我昨天测试没有通过,后来上网了解了那个网站,他的盈利模式倒是和刷客网很类似,现在想想觉得自己为啥总是能找到这样的活呢?
反思一下,没有便宜,我觉得确实没有便宜,真的想要靠自己的脑子挣钱的话,要掂量掂量,没有钱是好挣得,靠脑子挣钱更是如此,我在想以后难不成真的要去工厂吗?可是去了工厂还是靠脑子挣钱吗?如果不是,这在我的眼中可能还不如刷单呢?也未可知,也许将来我的眼光变了呢?总而言之,关于兼职这样一个事,其实即便是自己到了大二仍然还是很迷茫的,仍然是在知乎上(知乎是个好东西),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和我同专业的人的话,他说自己也是大二的,大一的时候发过单,大二这个时候给三四个高中生辅导课业,看了他的那些文字好生惭愧啊,话说我也曾经在赶集网上发过帖子,可是昨天看了看,浏览人数只有一,没准就是我吧。所以其实我还是一个不脚踏实地的人,我总是幻想着轻轻松松地获利吗?我问我自己,我觉得这个问题也无所谓,当你真的能够所谓轻轻松松获利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问自己了。所以,还需要努力,是的,也正是因为当初觉得自己不够好,我选择了利用课余时间给自己充电,充各种各样的电,为的就是让自己有朝一日真的能够靠脑子挣钱。
最后想说,真的没有便宜,那个网站翻译的活我倒是还想再试试,虽然有点坑,比如不透明,比如有时候会因为你翻译出问题而扣你的钱,但是至少还能让英语成绩提高一下呢,也未尝不是一种充电吧。今天到这,话说,以后争取每周都能更一篇博客吧,这两天来还看到一个博主的文字,他已经持续写了十年的博客,共有博文1000余篇,所以也已经出了一本书,想想真好,十年,是一个多么漫长而转瞬即逝的时间,如果真的能够把十年的知识积累人生感悟记录在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里不亦乐乎。
不过呢,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写日记算起,如果都能保存下来的话,也是十年了。只是内容上,欠缺,单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记忆。